读《巫盐天下》 想起巫溪

 成功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5-10

  读《巫盐天下》,想起巫溪

  ▲《巫盐天下》 唐文龙/著 重庆出版集团出版 定价:58元

  ■王超

  “漫步巫溪新城,晚风轻拂,月光铺洒在地上……而当你把目光投注在那石凳上的‘巫’字、那弯曲的崖柏、那亿年古生物化石上时,就会怦然心动,仿佛触摸到了大宁河畔的历史文脉……”

  这是2018年春,我在巫溪调研时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段话,也是在那时候,巫溪本土作家唐文龙在梳理大宁河畔的历史文脉,撰写《巫盐天下》。

  在大宁河流域生活、工作多年,对巫巴地区的山山水水,都无比熟悉,也充满难以割舍的情怀,《巫盐天下》的字里行间,让那些回忆更加清晰。记得小时候在巫山读书时,常常跑到江东嘴,那是长江和大宁河交融的地方。岸边有一大片沙滩和卵石,流水轻轻淌过,叮叮咚咚,就像一位美丽的少女,在动情地放声歌唱。我坐在那里,不愿意回家,直到夕阳西下,才揣上一块水淋淋的石头,把水声带回枕旁。直到今天,只要一听到流水声,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向故乡回望……

  《巫盐天下》,带给我,或者说带给更多读者的,是对于故乡的情怀,对于儿时的记忆。

  有关盐的记忆,就是对味道的记忆,对母亲的记忆,更是对文化的记忆。

  以巫盐为代表的整个三峡盐泉,持续了几千年,被味蕾记住了几千年,更被文化记住了几千年。

  盐,和盐道,伴随了人类社会几千年的进程发展,是一个庞大的学术课题,也是很少有作家去触及的学术领域,围绕它的作品,有盐本身的苦涩,更难以避免会出现学术文章的生硬晦涩。而《巫盐天下》,却巧妙的化解了这个难题,从虚构的“丫头”和“小伙”入手,让他们在盐镇和盐道上不断的相逢和错过,不断的引出那些与盐有关的故事,这样的相逢和错过,是巴、楚、庸、秦等多种文化的相遇和交融,吸纳与排斥,是文脉的传承与记忆。从大宁厂的一砖一瓦,到盐道上的一草一木,有浩瀚历史时空的转瞬即逝,也有单独历史事件的画面静止,有浓墨重彩,也有白描勾勒,有深思熟虑,也有淡雅清新,文字的美,带来的是阅读的美。

  《巫盐天下》,在文学上尝试用散文笔触阐释学术论点的探索,让一些枯燥乏味的历史碎片和学术研究变得简单易读,照顾了普通大众的阅读习惯,又不乏对复杂问题的深刻解剖,这样的探索是有益的。

  大众读物创作的要求很高,既要有扎实的专业基础,又要有良好的文字功底和人文情怀。不能局限于自己的学科领域,而需围绕一个主题,融合经济、社会、历史等知识点,纵横捭阖,有血有肉,进而增加可读性。《巫盐天下》在上下五千年、纵横数千里的广袤时空背景下,勾勒出了一幅盐业文明发展的恢弘画卷,清雅淡泊之中,是对人类文明进程的思考,是对文脉传承的思考。

  这样的写作方式是坚硬的,如我在巫溪时所写:“当你从悬崖边走过,经历一段____,登上高山之巅后,才会真正领悟到什么叫大自然的神奇、人生的壮美。峡谷的风呼呼的响,天边的云慢慢的流,每块岩石都挺起了刚硬的胸膛。俯看远方,心在飞翔!”

  巫盐天下,在俯视,也在飞翔。